不怂了就改回昵称

一个努力不面瘫的面瘫
今天还是没有小姐姐

午后小憩时没有预兆的做了个冗长的梦。一直在走路,路上有从小到今的朋友,一个一个在恰到好处的时候出现,之后便是我笑着和她们挥手再见,没有其他的内容。有和我同行一段的,也有的甚至只是一个像我微笑的倩影,醒来后也并没有通常的抑郁情绪。

评论(1)